一文读懂以太坊虚拟机的网络效应 给其他 L1 带来怎样挑战?

EVM 可能比区块链本身更重要

实际上,大家所熟知的以太坊只是以太坊区块链的一种实现。在硬币的另一面,以太坊虚拟机可以理解为基于区块链的开源软件「开发平台」,允许开发人员创建去中心化应用程序。你也可以把他看作一个开放的虚拟计算机,可以存储链上的数据以及每个智能合约的状态。

EVM 是第一个向开发人员提供智能合约功能的软件,并且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繁荣的生态系统,其宝贵的开发者网络效应已经超出了以太坊区块链自身的范围。事实上,一些使用 EVM 的区块链已经构建了完善的代币经济和共识机制,可完全独立于 ETH 代币和 ETH 挖矿。其他 EVM 链上的创新、基础设施和用户增长可以被以太坊区块链无缝利用,反之亦然。

无需许可的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是一种现象,用户或参与者的增加会提高商品或服务的价值。简单来说,就是在互联网的世界中,流量是可以和价值划等号的,现如今如日中天的社交媒体就是完美的案例。

开源软件和生态系统受益于类似的网络效应:开发人员在其上构建或集成的越多,它对每个人的价值就越大。但这并不是 OSS 可能受益的全部。如果网络上的大多数基础设施和应用程序也是开源的,那么网络效应就会成倍增加。

这就是 EVM 网络效应如此强大的原因:每个用户无需许可即可登录,每一行代码都是公开编写的,无论它用于哪个网络,都提高了所有 EVM 链的价值。与其他替代方案相比,它还提高了 EVM 的安全等级。

EVM 兼容性

如果协议的智能合约可以在以太坊虚拟机上执行,则该协议是与 EVM 兼容的。满足这一条件的前提是合约必须用 Solidity 编写,或者有一个包将其代码编译成可以在 EVM 上运行的代码。

zkSync 是一个旨在降低交易成本和提高速度的零知识协议,该协议支持 solidity 智能合约,在大多数情况下无需改变。另外,StarkNet – 另一个 roll-up,有一种名为 Cairo 的语言,它目前不兼容 EVM,但团队正在努力构建编译器,以便它可以在 EVM 上执行,并且已经构建了另一个方向(EVM -> StarkNet)的转译器。EVM 兼容/原生区块链和 Layer 2 的其他示例包括Ethereum Classic、Polygon、BNB Chain、Optimism、Arbitrum、Gnosis Chain、Avalanche 和 Celo。您可以在 Chain List 上查看其他 EVM 兼容链。

为什么可组合性很重要?

EVM 可以被看作是一个在短时间内揽获了数十亿美元资本投入的「新一代」JavaScript。它具有先发优势,所有用于推进 EVM 的新解决方案的资金和资源都可以无需许可地使用和扩展。因此,在 EVM 上构建新的公链或侧链并不需要从零开始。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人认为 JavaScript 是一种糟糕的编程语言,但替换它(Dart)的尝试都失败了,只有将它作为转译器(Typescript)的改进才成功。网络效应如此强大,以至于无论语言的质量如何,任何对可组合性的破坏都使得试图替换它的尝试变得不可行。EVM 可能也是如此。

对于建设者和运营者来说,可组合性意味着他们可以利用以下一项或多项:

丰富的元数据、身份系统和社交图谱:跨 EVM 链的地址相同,这意味着任何新项目或链都可以利用与用户/地址关联的元数据来解决冷启动问题、内容来源、添加 sybil-resistence、为每个用户建立社交/兴趣图,在更便宜的链上空投等。

蓬勃发展的开发者生态系统:以太坊用户问答网站 Ethereum Stack Exchange 等活跃的平台上的社区支持。许多顶级智能合约区块链开发者生态系统都在使用 EVM。

Web3 构建者的工具:一些工具包括 Gnosis Safe、Snapshot、WalletConnect(以及大多数受支持的钱包)、Zerion、Metamask 和 Etherscan。有许多开源工具包,例如 OpenZeppelin、Hardhat 和 Foundry。

互操作性:使用快照策略的跨链治理,稳定币和基础代币(ETH,MATIC 等)的跨层交易,相同的地址系统等。

通用性:在一条链或实例上进行开发的开发人员可以顺利迁移到更好的链或推出他们自己的链。对于开发人员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采用 EVM 的案例

除了在以太坊本身上构建之外,传统企业已经抓住了在 EVM 上构建的优势。例如,摩根大通在他们自己的名为 Quorum 的以太坊分叉上构建了他们的企业区块链。TikTok 在以太坊 NFT 二层扩容方案 ImmutableX 上推出了 NFT。100 Thieves 在运行 EVM 的以太坊侧链 Polygon 上发布了他们的第一个 NFT 空投。

其他区块链也在尝试与以太坊互操作,并在自己的链上构建 EVM 实现。其中就包括 Solana (Neon)、NEAR (Aurora) 和 Cosmos (Evmos)。

EVM 网络效应的佐证

以太坊拥有迄今为止所有区块链中最大的开发者生态系统。根据 Electric Capital 的 2021 年开发者报告,Polygon 和 BSC(也是 EVM 链)分别排在第 6 位和第 7 位。事实上,前 20 大区块链生态系统中至少有 8 个正在运行 EVM。

许多链已经在自己的链上构建了与 EVM 兼容的实现(例如 Solana 和 Cosmos),但没有人在以太坊上建立或呼吁建立与其他链的合约兼容( 如 Move 或 Cosmos SDK )。

看看在以太坊上构建的顶级项目,它们迁移到非 EVM 链上的时间比 EVM 链长几倍。例如,Celo(与 EVM 兼容的 L1)在最初几天/几周内受益于多功能区块浏览器 Etherscan、数百万人使用的钱包 Metamask 以及强大且经过良好审核的多签名解决方案(Gnosis Safe)主网。像 Solana 或 Cardano 这样的链,可能多年来都没有值得信赖的多重签名解决方案。

一些最大的 EVM 区块链不断地实时应用以太坊的学习成果。例如, Polygon(与 EVM 兼容的 L1)在实施了与以太坊的 EIP-1559 几乎相同的提议后,已经在销毁 MATIC。获胜的 EVM 区块链将继续利用这一策略。

L2 EVM 可组合性的潜在挑战

一些二层网络当下试图在传达一种观点,即他们可能很快会在某个时候打破与 EVM 的等价性,以尝试一些仅在 L2 上有意义或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让以太坊 L1 集成的功能。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可能会进入这样一个世界:L2 EVM 的实现略有不同,并成为 EVM 新功能的测试场地。这可能会在以后的某个时间点打破 1-1 代码的可部署性。

话虽如此,只要各层之间的状态保持可组合性,L2 颠覆 EVM 等价价值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通常在链间桥接数据时,将执行属性保持在最低限度。而且只要在另一端可以写一个适配器,并且状态格式在两个链之间是合理的,微小的执行差异可能不会成为障碍。

非 EVM 链

这对竞争链和生态系统意味着什么?他们将需要大量预算,并且必须找到为 EVM 受众提供服务的方法。如果非 EVM 项目能快速有效地发展,生态系统模式就能发挥作用。Solana 是有竞争力的挑战者之一,不过尽管其花费了大量资金来追赶,应用仍然略显匮乏。

当然,还有很多事情是 EVM 无法做到的,并且会有一些应用程序只能在 EVM 之外长期使用,并且也会为其他 VM 带来价值。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独特的项目已经开始选择与 EVM 不同的解决方案,例如,Stepn 就在 Solana 上。这可能是 EVM 不是赢家通吃的证据,外面会有很多应用。值得一提的是,对于 JS 也是如此,但每年无法用 JS 在浏览器中构建的应用程序的数量都在下降。

跨链和平行链

Cosmos、Polkadot 和其他区块链采用可组合性优先的方法,赢得了有能力的构建者和用户的青睐。虽然比 EVM 生态系统落后多年,但 Cosmos SDK 享有非常相似的网络效应,但大多数可组合性是异步的,这意味着它在多个步骤中发生了各种验证。到目前为止,Cosmos 没有跨链账户的相同地址,尽管这很快就会改变。CosmWasm 非常新,生态系统缺少重要的机制,例如针对 DeFi 的强大的预言机解决方案。例如,JunoSwap(Juno 上的 AMM)迟了几个月才推出,而且代码混乱,不完整。

像 Celestia 这样的解决方案似乎考虑了这些网络效应,允许以太坊和其他 EVM 链充当结算层。这将保留 EVM 的可组合性,但具有更多的可选性和可扩展的安全性。这种方法可能是未来几年围绕 Layer 1 区块链的讨论主题。

结论

开发人员和 Layer 1 竞争对手应该认真考虑目前在 EVM 上构建的巨大优势。在大多数情况下,我预计现有的 EVM 链或 Layer 2 足以满足大多数需求,尽管它们可能需要 EVM 未构建的特定功能。EVM 比其竞争生态系统领先数年,这将继续增加采用率和网络效应。然而,ETH 支持者需要提前做好应对这样一种可能性的准备,即不同的基于 EVM 的链可能不一定会触发对 ETH 需求,但却占去了以太坊的大部分市场份额。

欧易okex交易平台,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