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行作VC 第一次出手就投了个Web3

又是收购,又是投资,佳士得现在的“数字含量”有多少?

古老而传统的拍卖行,迈向科技最前沿尝鲜了。

近期,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拍卖行之一的佳士得,成立了一个风投基金,名为“Christie‘s Ventures”。它将聚焦于三个特定领域:Web3创新、与艺术相关的金融产品,以及“实现无缝艺术消费的解决方案和技术”。

它的第一笔投资瞄准的就是当下火热的web3。差不多时间,佳士得对外宣布了这一讯息:Christie's Ventures参投了多链互操作性协议开发商LayerZero Labs。

LayerZero Labs是一家位于加拿大的多链互操作性协议开发商,股东阵营豪华。今年3月,LayerZero Labs获得红杉资本、A16z和FTX Ventures领投的1.35亿美元A+轮投资,投后估值已超10亿美元,其它股东还包括Coinbase Ventures、PayPal Ventures、Tiger Global和Uniswap Labs。再往前,2021年9月,它完成了600万美元A轮融资,由Multicoin 和Binance Labs 领投。今年5月又再次传出消息,LayerZero Labs 正以 30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新资金,FTX Ventures 已承诺领投。

佳士得成立风投部门并投资LayerZero Labs的意图很明显:适应时代变革,对数字化拍卖行进行前瞻布局。

佳士得首席运营官Ben Gore也在官方声明中描述了创办Christie's Ventures的动机:“作为艺术市场的全球领导者,佳士得既有动力也有责任为我们的客户进一步创新和深化体验。技术和金融产品的交叉点越来越重要和流行,我们坚信未来的机遇。”

脚步很快。佳士得对外表示,其计划在未来几周内向多家初创企业投资至少数百万美元。

Christie's Ventures负责人 Devang Thakkar表示,他们更青睐能够应对实际业务挑战、改善客户体验的产品和服务, 并能在艺术市场及其互动中扩大增长机会的项目。

传统与前沿的碰撞

拍卖行距今存在277年了。一把锤子,嫁接了艺术品与金钱之间的桥梁,地位与名流之间的交融,勾勒出了拍卖行这个古老而神秘的行业形态。.

佳士得作为拍卖行的巨头之一,成立于1766年,拥有255年的悠久历史。它由一名来自澳大利亚的苏格兰人詹姆士·佳士得(James Christie)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创办于伦敦。它于1987年以2475万英镑拍卖了梵高的《向日葵》而声名大噪。

据悉,佳士得拍卖了历史上最重要的10件艺术收藏品中的8件,包括达芬奇、梵高、毕加索、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等大师的作品。它也是世界上拍卖数量最多的拍卖行。目前,佳士得的拍卖机构遍及全球各国,办事处分布于全球约90个主要城市,并于2013年入驻上海。

就是这样一个古老与传统的拍卖机构,如今已经站上了当前数字世界的最前沿。它不仅设了一个风投基金投资了LayerZero Labs,还是NFT火出圈的幕后推手。

2021年,NFT概念第一次出圈就是佳士得以4.5亿的价格拍卖了NFT艺术家Beeple的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并创造了多个世界纪录。

随后,佳士得在NFT艺术领域展开了多项活动,2021年,奢侈品牌Gucci通过佳士得以25000 美元的价格售出了其第一款NFT,使其成为这家时尚巨头有史以来售出的最昂贵的物品之一。

据悉,曾在佳士得任职的多位人士也纷纷选择直接投身Web3领域,包括佳士得前数字业务负责人Boris Pevzner在近期创立了NFT艺术平台LiveArtX,NFT最大品牌Yuga Labs也挖走佳士得拍卖行NFT团队的关键成员Noah Davis担任品牌负责人。

除了进军Web3,佳士得还买下过一家数字科技企业,去革新传统拍卖行生意的商业模式。

2015年,佳士得以1600万至2500万美元之间的价格收购了一家科技创业公司Collectrium。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一个艺术收藏数据库,里面拥有收藏者收藏信息,以及拍卖数据,从而为藏家提供购买决策。

不过,这一探索并不顺利。由于佳士得整合策略有误,使得创始人和CEO离开,裁员收缩。又因为使用了爬虫工具,2016年,这家公司以盗窃数据的罪名被同行起诉,卷入漩涡。

又是收购,又是投资,佳士得现在的“数字含量”有多少?

去年8月,佳士得推出了新的玩法:用户通过微信小程序参与全球网上拍卖的实时竞投。这意味着佳士得已完全具备了线上化能力。

佳士得早在数年前就开始打造自己的网络平台和实时竞投系统。2013年,其推出网上拍卖。2019年11月,佳士得已陆续推出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但是当时投资人仅能从中了解拍卖信息、展览信息等,无法直接参与拍卖。

目前,佳士得的业务渠道和板块主要包括现场拍卖、私人洽购和网上拍卖(线上销售)三个部分。过去几年,网上拍卖业务占比一直较小。

数字化转型、进军区块链、投资web3,佳士得这一系列革新,足以可见其是一家充满探索精神的拍卖行。

形势所逼

实际上,以上一系列革新措施,除了佳士得的探索精神外,更是一种形势所逼。

首先是群体生变。

根据佳士得拍卖数据,今年,拍卖吸引大量新客户及年轻客户参与竞投:上半年所有买家中30%为首次参与佳士得拍卖,其中34%为千禧一代的买家。

这与中国市场的崛起不无关系。疫情后,中国内地藏家购买总额首次超越香港,成为亚太区第一大收藏群体。这是因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已经诞生了越来越多的富人,时值富二代开始接棒富一代,而富二代因在更好的条件中成长,比父辈受到了更好的教育,拥有更好的艺术品味,更愿意为艺术消费。

佳士得中国区主席杨媛草也在今年入职时表示:中国“千禧一代”具有很好的独立思考能力和前所未有的勇敢表达态度,他们不会掩饰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并且忠于自己的感受,较少受权威或媒体的影响。同时,“千禧一代”藏家又是颇为“喜新厌旧”的一代,他们喜欢尝鲜,关注收藏界的新趋势、新动向;他们对收藏这一行为可能带来的社会影响力也远比其父辈敏感,他们会追捧更具有社交影响力的藏品。

其次,数字化已经是拍卖行的大势所趋。尤其是在中国,年轻一代已经习惯于在数字媒体平台以及各种数字应用中获取信息。又叠加疫情的影响,现在已经没有一个纯粹的传统的线下拍卖公司,而是呈现出线上、线下完全融合的格局。

此外, NFT的火热“搅局”了传统艺术市场,对传统艺术市场进行了一场颠覆和革新。

这背后的逻辑是,二者价格机制的截然不同。

在传统艺术市场中,一幅艺术作品的增值,需要画廊的多年的经营,多次在艺术机构的展出记录等,需要放在整个美术史的叙事中找寻其地位及价值。而NFT的作品涨势与成交基本与之无关。NFT的交易周期也发生巨变,不需要运输和保险,一件NFT作品在线上可能十分钟内发生若干次交易及权属转移。

曾有NTF创业者向我表示,NFT还架空了画廊作为中间商的角色。创作者不需要中介就可以自由上传作品到线上。另外,由于NFT是分润的模式,每转卖一次,作为最早创作者的艺术家都能获取相应的收益,能更加拥护创作者的利益和激发创作力。

在形态上,艺术藏品也将变得多元,不再身处云端。艺术已不是只有特定圈层才能进入的殿堂,将会更亲民。艺术品不只有上亿元的赵无极、梵高、莫纳的画作,还有箱包、盆栽、漫画、潮玩、名人手稿等细分领域。

以上,发生在艺术圈的种种变革,都不得不倒逼佳士得这样的传统拍卖行对商业模式重新探索,展望数字化变革,并进行前瞻性布局。

欧易okex交易平台,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