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秀转场元宇宙,红人经济第一股的故事讲得如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鳌头财经”(ID:theSankei),作者:晓敏 高原天下秀(600556.SH)是一家典型站在风口上市的公司,不仅起了个大早,更是赶上了早中晚集——尽管2009年天下秀就主打网络红人经济,但限于当时的网络条件和网红业态,天下秀成立的前些年默默无闻。 直到2004年4月21日,天下秀借壳大名鼎鼎的ST慧球上市,一夕成名天下知,成了所谓的“红人经济第一股 ”。 观天下秀的2021年年报,及其招股书披露的历年业绩,天下秀堪称是A股的优质公司。去年公司营收45亿元,同比大增47.4%,扣非归母净利润4.2亿元,同比增长12.7%。而近五年天下秀的营收复合增长率为57.7%,扣非净利润增长率为43.2%。 这数据确实优秀,再坚持两三年,堪称白马。 但天下秀的财报问题也很明显,能否“再坚持两三年”恐怕很成问题。 最明显的问题是,天下秀的营收增速明显远高于净利润增速,而“增收不增利”往往意味着一家初创公司过了规模效应的红利期,具体的表现就是规模和利润增幅差距逐渐拉大,原因则要么是公司的管理能力驾驭不了愈发扩大的规模,要么是行业整体正在步入红海导致利润大幅减少。 天下秀的收购构成中,其红人营销平台WEIQ贡献的营收占比高达96.76%(2020年),可以说,WEIQ就是天下秀的摇钱树。 但是盛况之下,隐忧已经浮现,尽管网红经济被公认为天花板很高的行业,但WEIQ的注册商户数增长已经陷入瓶颈,其2021年注册商户总数为18万个,只比2020年增加了12000个。 了解这一点,再看看天下秀近来的种种举措,可以看到天下秀试图尽快脱离瓶颈,摆脱规模边际效应递减魔咒的努力。 天下秀创始人李檬具体的做法,是元宇宙这个炙手可热的资本概念。在李檬或者说天下秀的语境里,也可以称之为虹宇宙,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备受争议,过去大半年时间以来,天下秀的股价也随着项目进展大起大落。 图说:天下秀的周K,可以看到股价大起大落。 在各种宣传口径里面,2021年10月28日上线的虹宇宙被称作“中国版的Meta”,根据其官方介绍,虹宇宙是国内首个基于区块链和3D技术的虚拟社交平台,上线时该平台开启了线上限量版虚拟房屋暨内测资格的预约抢注活动,首日预约量两小时破万。 而在2021年的业绩沟通会上,李檬表示将继续迭代科技产品,持续加大研发和创新,其中也包括虹宇宙在内的新场景生活业务群。 “虹宇宙”前景到底如何?它能否成为真正为大众接受的虚拟社交平台还不得而知,但平台上线时恰逢虚拟资产的一波高潮,去年11月18日李檬的一封公开信立即引爆了一波虹宇宙虚拟房产的热炒,当时甚至有一处虚拟房产被拍出超过50万元的价格,且应用在公测前就已经收获了10多万预约用户。 形势看似一片大好,天下秀开始连续涨停,涨幅一度超过70%。也即上图红色K线的最高点。 但好景不长,在一波疯涨后,天下秀的股价迅速被打回原形,时至今日,比虹宇宙平台上线之前还低——5月23日收盘价为7.6元/股,而虹宇宙发布之前该股股价尚在8元以上。 原因何在呢?虹宇宙平台后继乏力,在最初的一波爆炒后,随着海内外的虚拟资产交易热情都趋于理智化,虹宇宙也难以独善其身,其6个月的内测期仅仅收获了40万用户,这样的用户量级根本撑不起“社交平台”的内涵,且平台上的虚拟产品交易也呈现退热,绝大部分虚拟地产回归到了数百元、千元级的交易价格,开头的盛况难以复制。 天下秀也推出了自己的自媒体数字藏品工具集“TopHolder头号藏家”,并和微博达成了合作。按照官方介绍,“TopHolder头号藏家”是微博内唯一的数字藏品,支撑微博数字藏品业务发展。并已正式接入虹宇宙开放应用平台,为虹宇宙引入全网内容创作者的优质数字作品,丰富平台内UGC内容生态建设,提前卡位Web3.0时代。 但无论是虚拟资产还是数字藏品,都有其天然的弊端,尽管两者都号称利用区块链技术具备无法复制的唯一性特征,但没人分得清一个被数字藏品化的艺术品,比如一幅画或者一张照片,和没有数字化的艺术品究竟有什么差别。 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前者无非是多了一串编号,何来的不可复制性与唯一性?如果说虚拟货币还能以编号加以区别,那数字艺术品的拥有者,如何禁止人们截图和拍照?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滑稽的场景出现了:富豪以高价收购了一幅数字藏品,然后全世界都看到了这幅数字藏品长什么样子,这幅数字藏品的实物艺术品明明不在这个数字藏品的购买者手中,他却骄傲地宣称自己是这幅艺术品的拥有者。 能支撑这种骄傲的理由,或者只有一个,也即艺术品的创造者、或者作为运营商的平台的官方认可。然而这种认可,却又没有任何技术手段或者监管部门可以保证它的信用,这种认可也同样并不能用来创造任何实际价值。 有评论家将这种怪状称之为数字时代的“皇帝新衣”。而目前世界公认的是,人类是否会步入元宇宙时代不得而知,就算能最终步入元宇宙,也需要等待一系列的技术和观念突破。 而对于参加了这波狂欢的天下秀来说,尽管推出了相关的元宇宙平台,但最缺乏的恰恰就是相关技术。它依然是一家营销导向型的公司,而不是技术驱动型的公司。 投资者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天下秀的股价应声而跌,并不令人意外。 天下秀的转型尝试并不能说没有益处,也许它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在转型之前,最应该做的就是看清自己的长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