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z:虚拟地产价值从何而来?

作者:Scott Duke Kominers编译:派蒙从互联网聊天室出现以来,人们的生活逐渐走入数字空间。但如今,曾经虚无缥缈的数字世界轮廓日益清晰,且已经逐渐在人们的日常活动和生活中占领上风。最近一个强有力的例子是 Zoom 背景,它使得视频通话中的发言者与他们所处的现实空间分开,赋予人们创造私人数字空间的能力。从塞伦盖提草原到吉卜力工作室荧幕,人们迅速开始发挥想象营造具有个人特色的数字空间。现在,元宇宙平台可以带来具有真实「地理」结构的数字空间,借此创造出探索与互动的新方式。(例如,Gather.town 平台上举办的会议,在这些回忆中,一个 8 字节的数字景观连接所有用于演讲的 Zoom 房间,为与会者提供了一个可以「面对面」的空间)。我们应当以怎样的视角去审视元宇宙的日后的建设呢?元宇宙的框架简单到趋近同质化:当创造出现实世界「外部选择」所不具备的机会时,人们会自然地选择使用数字空间。这意味着这些空间的价值是由人们想要参与的活动以及数字空间对活动的贡献程度决定的。同样以 Zoom 为例,起码在非疫情期间,Zoom 还是用来和远方的亲戚朋友视频通话,而不是同邻居聊天的工具。同样,元宇宙音乐会在朋友或艺术家无法亲临现场时变得极为有效。当虚拟会议室赋予人们在数字化地点直接「瞬移」的能力,相信没有人会在元宇宙空间中用「通勤」打发时间。同时,当元宇宙能够为人们提供类似学会御剑飞行或探索遥远星系之类现实世界鲜有可能的体验时,依然会成为人们的首选。以上种种构想还处于早期阶段,因此很难准确预测到最大且最持久的价值究竟会从何处诞生。尽管如此,在不断扩张的数字空间,仍有推理出价值根源的可能。

几十年来,人们一直在谈论 「虚拟地产」的概念。这一概念曾经用于指代某个出版商网站上的稀缺空间 —— 通常专用于广告,比如纽约时报的主页。 如今,人们已经习惯于如 Facebook 和 Google 这类集中化实体和注意力聚合体的存在,他们拥有许多类似的空间,并将其出租。虚拟地产一直都存在价值。Web3 的不同之处在于独特的数字资产形式,如不可复制的代币(NFTs)。这些独特的存在形式使得人们所有权(不仅仅是租用权)独一无二 —— 特定的虚拟地产和元宇宙的土地可供私人或共享使用。区块链是 Web3 的一项核心技术,通过提供去中心化、防篡改和可公开访问的记录来实现这一目标,即确定谁拥有哪些数字资产。鉴于数字空间在理论上是可以无限扩展的,怀疑论者可能仍然质疑 「拥有 」数字土地或建筑物的概念是否有意义。但元宇宙平台有其自身的稀缺性。例如,虚拟地产的空间是有限的,此外由于这种限制的存在,虚拟地产主要被用来搭建虚拟音乐厅之类的设施。然而与此同时,由于快速行进甚至「传送」的存在,距离又不会成为限制数字建筑的因素。因此,当衡量一块特定的元宇宙土地或地产的价值时,最重要的因素应当是人们的活动会如何影响其使用方式。人们(或者说,他们的虚拟形象)可能会在一场虚拟音乐会结束后,接着在相邻的虚拟商业街漫步。同现实世界一样,距离虚拟音乐厅最近的商店将会获得最多的「客流量」。这意味着,即便是在虚拟空间中,「就近原则」依然重要。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元宇宙事件与设施间的距离甚至比现实世界中更有价值。例如,虚拟音乐会的观众来自全球,理论上能为隔壁数字建筑中的商品带来更多的关注。然而,在中长距离情况下,虚拟距离似乎又没有那么重要了。在现实世界中,在郊区买套房子,能够同时提供更多空间和在临近城市的工作机会,因此应当算是有价值。然而,当通勤都能用「传送」解决的元宇宙中,虚拟的「家」离「工作单位」的距离并不重要。广泛意义上讲,在元宇宙中,如果存在「传送」这一选项,除非长途旅行时一种有价值或娱乐性的活动,参考乘坐虚拟邮轮,并在过程中探索美景和游玩,人们不会再选择劳心费力的长途旅行。以上种种说明,元宇宙的土地和房地产对用户的价值可能取决于附近的资源,而非元宇宙空间整体的地理环境。繁荣的购物中心,微型城市,甚至一整个虚拟世界,像是整个虚拟宇宙中的岛屿,活动层出不穷,吸引人们在其间流连,同时又提供了足够大的「距离」允许人们直接「传送」。这些不同的活动是否在同一个平台上甚至并不重要。就像人们可能在工作中使用 Zoom 开会,在社交中使用 Messenger 或 Snapchat,有人可能在 Meta 的 Horizon 工作间工作,然后在 The Sandbox 和朋友一起玩耍,在 Voxels 策划自己的私人艺术画廊。元宇宙平台市场不会是一家独大的。此外,即使在一个特定的平台上,也可能有许多成功的活动集群 —— 企业家们可以通过开发新的设施或资源,作为连接其他平台的枢纽,尝试推出自己的活动。这就是「可组合性」的魅力,Web3 的一个核心特征是让人们在现有框架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创造新的体验。

在数字世界中,建筑表现形式的潜力是无限的,这意味着,分区政策限制和其他形式的结构化地理规划带来的不尽如人意之处可能被消除。但遵循「就近原则」时,元宇宙中的规划相比现实世界甚至更为重要。当一个虚拟空间失去了对人们的吸引力,用户将会立刻转移阵地。因此,元宇宙平台的建筑师和设计者不得不根据用户的喜好和预期使用情况规划空间布局。为了保障用户体验,设计者通常需要制定高级规则。考虑到上文讨论的「就近原则」的重要性,将互补类型的各类活动集中在一起,也可能有助于最优化用户体验。同时,超越经典设计(甚至是物理学)界限的创造能力是数字空间的最大好处之一。一些元宇宙世界的主要好处在于它们给予用户极大的自由度,以建造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一种折衷的做法是只专注于空间分配的高层次布局和视觉规划。参考 White Sands 元宇宙项目豪华别墅系列的做法:限制人们改变别墅的外观,同时赋予创造者重新设计内部的权利。简单来说,就是在保持街区或社区外部视觉统一的情况下,允许建筑内部空间的重构。微观层面规划的重要性因环境而异。一丝不苟的分区可能对创造一个高档的数字街景至关重要,但在一个与怪兽作战或扮演鬼怪的游戏世界里,可能就不那么重要了。同样,现实世界中类似过山车轨道高度之类的发展限制,在元宇宙的土地上可能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数字空间并不受制于地球上的传统物理规则。但总的来说,那些让用户赏心悦目的数字空间,会更具「商业价值」。

除了数字和元空间的土地「地理」意义上最有价值的问题之外,还有一个问题是,在哪些平台上建设最有价值。在这里,引导和建立市场的经典鸡与蛋动态开始发挥作用,即最好是在已经有成熟的用户基础的平台进行搭建。用户也最有可能选择一个已经生态系统活力满满的平台。这意味着用户会对建立在已经广为人知的平台之上的数字化土地青睐有加,正如在 Minecraft 引擎上运行的 NFT Worlds。同样,正如 Sandbox 所做的以及 Otherside 所建议的那样,一个整合了许多现有数字社区的元宇宙土地,对用户和建设者也有很大的吸引力。这些价值来源同样取决于预期的用户活动。一些元宇宙平台的建立是为了支持日常任务的数字版本;另一些则是幻想中的游戏世界;还有一些只是邀请人们在无限广阔的空间中进行探索和互动。如果一个元宇宙平台希望鼓励用户定制自己的空间,并基于此此孵化项目,那么它就需要提供工具来实现这一点。相比之下,如果一个数字空间出于商务会议或医疗咨询等用途,那么更重要的可能是把注意力放在平台的稳定性、安全性和隐私性上。同时,对于艺术家、游戏工作室和 NFT 社区等数字资产的创造者来说,以跨平台的可操作性和可移植性的方式进行构建格外有价值。Web3 的最大好处之一是,用户有机会把他们拥有的数字资产带到他们目光所及的任何地方,以积累个人身份、地位和其他社会属性。随着这种模式为用户所熟悉,他们可能会越发狂热地追求。便携的、去中心化的身份可能适用于一切:例如有人可能想把他们在电子游戏世界中使用的武器或护身符作为他们虚拟办公室的装饰。试想一位曾经用自己最喜欢的虚拟物品,例如一位愿意用海拉鲁的地图和一本神秘莫测的「linking book」装点自己现实世界办公室的作家,怎么能不对让自己虚拟世界中工作室也保持一致而心动呢?在元宇宙中,即使是建筑物也有可能被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一个拥有数字建筑的人可以通过在里面装上自己喜欢的艺术品、家具或零星物品来创造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 — 然后带着它在各个平台上旅行。举例来讲, Far's SOLIDS 作为一个生成建筑框架,具有泛用性,使得某一特定元宇宙空间的数字土地最终可能同样能在其他数十个不同空间中创造价值。这一框架表明,衡量数字土地对用户的价值并没有那么困难。重要的仍然是人们对元宇宙各种空间的使用方式;数字空间与活动的适配度以及用户对活动的整体评价。本文的讨论主要集中在那些集中且已经实装的元宇宙平台用例上。然而,因为元宇宙能够实现现实世界中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愿望」,隐藏的更多机会实在超乎想象。当然,新事物的价值判定在初生之时可能更难,但并不会影响上述基本原则的适配度。来源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