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不是HTC的遮羞布

来源:熊出墨请注意一个大众心中本该创造热点的品牌,却在一次又一次地蹭着热点。说的不是别家,正是近两天上了热搜的HTC。手机市场,它曾是真正的“安卓之光”,推出了全球第一款安卓手机,代表所有安卓阵营玩家与苹果掰手腕。VR市场,它作为国内品牌代表,曾一举在世界范围内登顶。平心而论,两个冠军拿下其中之一,都足以支撑品牌进入科技圈编年史。HTC集二者于一身,实为难得。而就是这样一位“老大哥”,却大有把自己玩成“三流品牌”的势头。近日其发布的新机HTC Desire 22 Pro,在业界评论里这又是一款“用心蹭热度、用脚做产品”的代表作。而且,不仅副业手机蹭了个热点“诈尸”,主业VR也大有蹭元宇宙热度之嫌。“一把好牌打得稀烂”,现在已不再适合去形容HTC。之前在手机市场,HTC的没落就被如此定性。而放弃手机业务,毅然转向VR。守着一座沉默的金矿,终于等到了爆发。先发优势之下,HTC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自信和从容,而是被风口牵着鼻子走,上演了各种硬蹭热度的操作。HTC到底是怎么了?

“对手机倒没有失望,U11+我认为是HTC最后一款手机,后面没抱希望了”,从HTC G1就开始入坑的“肠粉”阿乐,表示自己从2017年就已粉转路人。站在路人视角,他仍忍不住吐槽两句,“手机卖不出去不丢人,完全没必要去蹭这些有的没的。”说新机Desire 22 Pro不是在蹭热度,恐怕连HTC自己都不信。就手机本体而言,从各个维度看过去,用户恐怕很难想出一个为HTC Desire 22 Pro买单的理由。设计,额头、下巴宽到停航母,梦回上个时代;配置,骁龙695、8+128、18w充电,妥妥的中低端水平;性价比,在国内一众等价格屠夫面前HTC毫无竞争力可言。令人费解的是,一款处处掉队的手机却披着来自未来的外衣。在官方介绍中,HTC Desire 22 Pro的最大亮点为元宇宙手机,即内置HTC元宇宙平台VIVERSE,可作为虚拟现实之间的连接器。直白点讲,就是“元宇宙的配件”。此外,在官方介绍中,该机还把NFT、区块链、加密货币等热词一网打尽。一回生,两回熟,HTC把风口一次性追齐,很可能是源自此前的经验。2018年区块链概念正兴之时,HTC就趁机推出了全球首款区块链手机。这也引出了其蹭热度的实锤,即产品只能停留在热度层面,体验根本无法落地。尤其是元宇宙这样宏大的概念,虽然具体形态尚未有定论,但行业共识是其对硬件性能有着极限要求,知名游戏制作人山内一典就曾提出8K分辨率和200Hz刷新了才是元宇宙良好体验的及格标准。显然,HTC Desire 22 Pro搭载的中低端处理器骁龙695是绝对hold不住的。而且,被HTC寄予征战元宇宙厚望的VIVERSE,本身处在初级阶段。2021年元宇宙概念兴起之后,相关的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HTC VIVERSE的最初亮相是在2022年2月,并在200 MWC大会上公布了首则产品演示。彼时,元宇宙平台已经多点开花,国外有Meta、Roblox,国内有百度希壤、网易瑶台等。在2015年就推出了自家第一款VR产品的HTC,可谓起个大早赶了晚集。而从实际产品体验来看,虽然其他同类产品也非常不完善,但HTC似乎赶来得更加匆忙。阿乐在体验VIVERSE后用了一个词来形容,“粗糙”。这种感觉从进入后的第一站,创造虚拟身份这一环节就开始凸显。“普通游戏里开局最起码都有个捏脸系统,VIVERSE元宇宙却只给了用户8个预设的模板,画面也不够精细。”而追根溯源,HTC所谓的VIVERSE元宇宙构想,本质依然是基于已有的VR业务,只不过是上线了新的平台,冠以“元宇宙”这个新名词。

事出有因,反常的表象,往往是受深层的焦虑所驱动。首先无法回避的是公司业绩的连续亏损。最新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HTC总营收11亿新台币,营业亏损10.4亿新台币。相比去年同期的12.8亿新台币的亏损,呈现了一定的减亏效果。据报道,减亏主要源自“其用于虚拟世界的VR以及其他产品的销售增长”。换句话说,元宇宙的热度上来了。但是,单个季度的减亏是否能逆转连续多年的业绩衰退?若从2015年开始算起,HTC至今一直未能摆脱亏损泥潭。严重时甚至亏损额要超过总营收。比如2020年,HTC全年营收58.1亿新台币,净亏损高达60.2亿新台币。而细看财报数据,赶上元宇宙风口的2022年第一季度,HTC的营收其实并没有出现明显增长。去年同期营业收入11.8亿新台币,今年第一季度11亿新台币的表现还有所缩水。营收不见增长的前提下,减亏更多则是源自对成本的控制。从财报中也能找到一些证据,2022年第一季度,在营销费用、管理费用基本保持不变的情况下,HTC的研发投入减少了2亿新台币。HTC董事长王雪红也曾强调相关变化,2021年财报发布后她表示,公司正在努力通过优化资源分配以及成本管理来减少营业费用,与2020年同期相比,2021年营业费用降低了28%。所以,HTC的自救分为两条路,一是寄希望于控制成本,二是紧跟元宇宙风口。目前来看,前者的作用要更为直接有效,后者更多停留在热度层面。愈发严峻的市场挑战,则是HTC借势元宇宙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作为VR领域的老将,近几年HTC着实不好过。国外,不仅丢掉了市场份额优势,在友商强势增长的阴影下HTC甚至已经难以在国际舞台立足。根据IDC发布的市场跟踪报告,2021年全球VR/AR头显设备出货量达到1123万台,突破年出货千万台的行业拐点。千万出货中,Oculus占据绝对优势,份额高达80%。HTC市占率不足2%,已经被归到“其他”之列。国内市场,HTC的处境同样不容乐观。IDC数据显示,Pico和奇遇VR合力瓜分了市场半壁江山。二者最近几个季度的增长都颇为强劲,HTC想要赶超并不容易。而且,Pico、奇遇VR还分别背靠字节跳动、爱奇艺,在内容生态方面较HTC更占优势。再联系前面提到的财务连年亏损,双重焦虑之下,去蹭元宇宙的热度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有枣没枣先打三竿。

既然是热点,必然就有热度消退的一天。那热点过去之后,HTC该如何收场?不可否认,在变成“追风者”之前,HTC的品牌价值在业界还是能够得到普遍认可的。一方面,虽然手机、VR业务相继式微,但其辉煌时的成就以及一系列经典成功的产品,为品牌镀上了一层浓厚的信仰滤镜。另一方面,在手机市场失势之后,HTC押宝VR,其在转型前半程的表现值得认可。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VR头显厂商Oculus Rift。2015年,微软推出了基于VR和AR技术的MR硬件Hololens。VR热潮迅速掀起,手机业务受挫的HTC也正是在这一年把战略重心转向VR。当时业界更多认为HTC此举为断臂求生、临时抱佛脚,可后续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VR元年刚过,寒冬骤然而至。艰难环境下,HTC立场坚定,不断追加投入。甚至破釜沉舟,把智能手机Pixel核心业务部门在2017年年底出售给谷歌,换来了11亿美元,全力加码VR。在这期间,HTC还成功在VR市场做到了全球第一。IDC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HTC的VR出货量以35.7%的市场份额在全球排名第一,远超Oculus、Sony等厂商。同时,IDC还预计,到2022年HTC的VR设备出货量将达到6590万台,在市场一枝独秀。转型、坚守、逆袭,HTC在VR市场的故事不可不谓励志模板,也使其品牌更加令人尊重。可谁又曾想,后半程剧情突然就转向了另一种画风,给品牌带去的负面影响则是难以挽回的。时机上,HTC虽不是最早一家进入行业的,但也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布局方面,多年的自研自建,HTC拥有从硬件头显设备到软件内容平台的VR产品布局。在大众的预期中,HTC理应是VR爆发期的引领者,自信地拥抱新时代。可现实情况却是,近几年其一直在被各种风口概念牵着鼻子走。特别是基于VR产业的元宇宙兴起后,外界从HTC身上能够愈发清晰地看到这种反差感。风口之下,从来不缺蹭热度的投机者。陌生人交友APP Soul赴美上市,给自身冠以社交元宇宙的概念;天下秀开发的虹宇宙成了炒房客的线上据点,喧嚣过后一地鸡毛;日渐没落的秀场直播平台映客,摇身一变也成了元宇宙新贵……HTC与上述平台有着本质之分,其已在VR这座沉默的金矿跟前守了数年,如今终于有望等来一个爆发的关口。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所有以蹭热度为目的的元宇宙企业又都没有区别。而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追风口、蹭热度被抓现行,外界对品牌仅存的尊重和信仰消耗殆尽,HTC也就彻底从科技行业尊称的“老大哥”沦为“三流品牌”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