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能提供广阔的学习空间,还能提高学习效率,元宇宙对教育的助益可不止这些

译者:甜汤来源:神译局原标题:《元宇宙中的教育:元宇宙可以提供一个全新的预教育机会》编者按:在元宇宙的互动中,我们会感到自己正在经历真实的体验并创造真实的记忆,这种身临其境式体验能够让数字交互更加人性化。研究表明:通过虚拟现实学习可使学习的功效性进一步提高。元宇宙不仅将为我们提供更广阔的学习空间,还将提高学习效率,增强我们对线下生活的意识,让我们把更多节省下来的时间用于加强与现实世界的联系和与人的互动上、享受更多的与科技无关的现实生活。本文来自编译,希望对您有所帮助。Talespin 的联合创始人致力于发展身临其境式、有成效的学习程序,并表示,他们要做的下一个优先事项是,通过元宇宙让尽可能多的学习者掌握这种学习程序。这一年发生了太大的变化(尽管经历了新冠疫情带来的萧条)。2020 年 11 月,在谷歌趋势(谷歌公司的一项搜索产品)上,元宇宙的搜索量排名可能是最低的。但到了 2021 年 11 月,它的评级可能是最高的。元宇宙这个词变得如此吸睛,以至于这个世界上最知名品牌之一的 Facebook,把名字都改成了 Meta。VR 等相关技术的流行虽然多年来一直起起落落,但目前我们需要做的还有更多,且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当下,我们正在遭遇一场将各种实时引擎(real-time engines)席卷在一起的完美风暴。这些实时引擎包括:Unity 和 Unreal Engine (Epic Game 旗下)、VR(Oculus 和 HTC)、AR(如 Apple、Magic Leap)、5G MEC (AT&T 和 Verizon)、区块链、数字货币,当然还有人工智能等。这一系列风暴所表现出来的技术力量和财力资源的高度融合可与 20 世纪 90 年代崛起的互联网相媲美【比如:微软(Microsoft)以近 690 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的策略】。各种噪音和炒作增加了人们对元宇宙有效性的怀疑。但是,人们误解或忽视了元宇宙本身的概念,以及它对我们现在和将来的生活产生影响的许多方式。在未来,元宇宙的流行可能会让互联网看起来像电报一样过时。目前,人们已经开始在网上办理很多事项,如购物、办理银行业务、阅读新闻等。互联网虽如此有效,但仍然与亲身体验去做这些活动有很大不同。比如,一个人在网上购买服装时,不会与服装设计师互动,也不会在店里一件一件挑衣服。我所说的不同指的是共现性(copresence),即共同出现在场景中,而这是我们在元宇宙中能体验到的一种属性,也是我们的大脑对元宇宙认知反应的结果。元宇宙中的互动会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它会让我们经历真实的体验并创造真实的记忆,因为我们在元宇宙中实实在在地做了这样的事情。当然,元宇宙的使用并不局限于购物这一个用例。从广义上讲,元宇宙有解决重大挑战的潜力,尤其是在使技术更人性化方面。

元宇宙的身临其境式体验能够让数字交互更加人性化。这有利于在某些用例中使用元宇宙技术(如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虽然我们才刚刚开始触及元宇宙的皮毛,但在学习和教育方面的强大应用已经出现了。专业人士是通过衡量学习的有效性来判断学习是否成功的。网络学习面临的最紧迫问题之一——功效性问题,早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就存在了。当疫情爆发时,我们被迫呆在一个巨大的实验室里,完成自己的许多任务,很多学习都是通过视频会议来完成的。尽管网络教学也有不利的一面,且不利之处往往因获取技术的不平等而加剧,但研究发现,它确实是有效的,达到或接近于面对面教学的水平。在虚拟现实里学习会使学习功效性进一步提高。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 Coopers,PwC)发现,接受了虚拟现实培训的学员更有信心践行所学知识,他们的信心比培训前提高了 275%,比面对面的课堂学习提高了 40%,比在线学习提高了 35%。VR 和 AR 的学习体验效果将超越我们已经了解的一些方法,如被动的方法、告知和测试的方法、点击的方法等,这些方法缺乏参与性和有效性。未来人类的交互方式将由 2D 交互向更具效率的 3D 交互转变。3D 视觉交互系统则取决于 VR、AR 和混合现实(Mixed Reality,MR)的发展,这些技术统称为“扩展现实”。专业人士创建的动态、高度互动、充满情感的内容,在元宇宙中以一种更有意义的方式满足了用户的需求。这样,用户在学习中可以连接来自世界各地的学习者,与他们进行有意义地互动。元宇宙在用户学习的同时,还可以提供前所未有的可访问性。在元宇宙中,从对话到手术,用户通过模拟一切,使学习更具互动性和影响力。Source photos: Lucrezia Carnelos/Unsplash; Tengyart/Unsplash

那些残疾人或身体有缺陷(视觉、听觉、或其它)的人在访问元宇宙时将需要借助一定的条件,满足一定条件后,他们就可以访问元宇宙所提供的全部内容了。这些人访问元宇宙所需的必要硬件的成本也很高。与互联网一样,它要求我们采用一种策略,让这些可能无法参与的人也能够同样地访问元宇宙。虽然我们目前只是意识到了需要采取这种策略,还并没有行动,但光把这个问题拿上议程加以讨论,就已然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元宇宙甚至还没有真正诞生(我们现在正处于元宇宙的孕育期是另一个话题)。我们聚焦于元宇宙的可访问性,相对于意识到互联网不会自动提供可访问性所花费的时间来说,这次我们做得很及时。我们将继续慎重地对元宇宙投入专门的资源,但元宇宙共同体已经优先考虑设计讨论和平台决策,以更快地推动更多访问的实现。此外,元宇宙的技术本质上是去中心化的,使用其他技术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去中心化的工作,因为代表性和可访问性是最重要的优先事项。去中心化是至关重要的,那些无法访问元宇宙的人,可能会成为从中受益最多的群体。我们可以想想,第一代大学生通过体验虚拟大学课堂将获得怎样的好处。再想想,农村医院的员工从身临其境的尖端医疗技术培训中将获得多少好处。然后,把这些可能性与我们的教育系统在全球范围内面临的挑战放在一起考虑,来开发学习程序。因为目前,年轻人和劳动力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技能缺口、技能再培训和技能提升不足,学术项目也难以跟上步伐。SAP 和未来就业计划(Jobs for The Future, JFF)设计学习程序假设的基础想法是,把上述这些想法融汇起来,交织在一起,用来指导工作。并表明,JFF 为高中生提供身临其境式的学习技术,将能大大提高他们在未来谋求到一份有收入的工作所需的能力。在项目的首次部署中,应用“技能身临其境式实验室”(Skill Immersion Lab)的结果表明,超过 85% 的学习者在完成身临其境式学习体验后,在与他人交谈中感到更加自信。85% 的人反映,在使用这个程序的过程中,自己用正确的词语来表达想法的能力得到了提高。此外,90% 的学习者承认,他们在上完一节课之后,会从头检查自己的答案,看看是否还能进一步完善。项目研究人员对该程序的总结是,身临其境式的学习内容会产生效果,下一步部署的重点应该是让尽可能多的学习者掌握这种学习技术。元宇宙学习程序的参与度的提高,以及学习者学习主题能力的加速提升,这二者结合在一起,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影响,而这种影响,在元宇宙出现之前都只是幻想罢了。

在当今日益数字化的生活中,我本人成了大众之中一个有代表性的缩影。每一天,不仅我的 iPhone 会告诉我自己平均花在屏幕上的时间,我还要参加数小时的视频会议和发送电子邮件。我的孩子们也一样,他们在学校作业、家庭作业、学校的门户网站、社交媒体、短信、FaceTime 和视频游戏之间交替逡巡。我们花在数字化交互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但是,如果这些互动变得更好,会发生什么呢?与电子邮件和其他互联网交流不同,元宇宙有能力模仿或恰当地传达人类的互动。它的存在感和情感现实主义会给人们带来不同的体验。存在感和情感现实主义的空间性会让我们感受到元宇宙是与现实中一样的、熟悉的、密切相关的物理世界。电话会议限制了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的逼真度和细微差别,此外,它在人们之间设置了一个物理的、数字的障碍。但是,在 VR 或 AR 会议上,我可以看到“虚拟”的同事在听自己说话时的手势,还有一种共同在场的感觉,就如同现实中我们在一起时一样。在这样的场景中,当我们彼此在认知和情感上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时,我们都会受益。更多的个人数字互动,可能也会增强我们对线下生活的意识。随着对身临其境式合作和学习的应用,我们的效率会更高,这将会为我们节省下大量时间。我们可以把这些节省下来的“重新获得”的时间,花在与真实世界的联系中以及与人的互动上。元宇宙有潜力能提供一种平衡,即抵消数字化带来的负面影响,让我们花在网上的时间更人性化、更切合实际需求,并帮助我们享受更多与科技毫不相关的生活。很多人可能认为本文只是有关元宇宙的一长串术语和技术术语的最新解读。但我深信元宇宙值得人们对它的大肆宣传,因为它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它是一扇通往更美好未来的大门。我们有责任推开并踏进这扇门,以公平和负责任的方式充分利用元宇宙。译者:甜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