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进入元宇宙——资深罗粉的我有话说

很久以前,我是一个罗粉。从牛博到英语培训,从海淀剧院到保利,从方舟子到王子健,从西门子到锤子,你们的青春是看帅哥谈恋爱,我是看着这个胖子当刺头怼天怼地。就在昨天,老罗在直播间公布了一个消息,他成立了一个新创业公司——Thin Red Line。按照罗老师之前直播给的明示,结合他以往说一不二的性格,基本上是AR科技方向没跑了。这次消息等于是之前预告转行的申明正式落地,我去看了看官网,目前路线图只有招聘。老观众都知道,我上半年的时候写了一篇关于snap的分析文章,详细说明了AR为什么是元宇宙的第一阶梯。又是AR,不巧和罗老师达成一致了,真的烦。还没搞懂AR,VR的朋友请移步。说真的,老罗这样的人好好搞脱口秀能赚不少钱,搞直播也不错,一哥一姐最近都不好受,妥妥也是一手遮天。但是一把年纪了,还是义无反顾地下海创业搞AR,多少是有点理想精神的。哦不不,元宇宙精神。关于罗老师的过去经历,我就不扒了,没意思。诸如:罗永浩出生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一个县城里,小时候的他。。。。熟不熟悉,现在公众号都喜欢搞这种文章,动辄几万字,你上班的地铁都到站了,文章可能还没读完。想看的出门左拐,坐过站了别赖我。3.0时代,就不要搞过去成功学那套了。大家都知道英雄不问出处,下一句是什么不知道有没有听过?富贵思其缘由。光把人家户口查个底掉儿有啥用?人罗老师写自传都没你们这么详细。不如想想一下这次罗老师会找谁投资比较实在。言归正传,这次新闻我提炼出两个重点:首先比较重要的是,老罗之前在媒体面前表达的,对于AR的态度。原话是:“下一代计算平台大概率也只能是AR,不太可能是别的了”。我第一反应是不愧是你啊罗哥,这个人想把手机也替代掉,毕竟是要收购苹果的男人。但是关于怎么行动,罗哥又表示他们的硬件团队会每年研发一款工程机,原则上仅限内部开发使用,直到商业化条件和整体环境大致成熟再开售。这就联系到我想说的第二点,目前Thin Red Line只招产品经理和设计师。研发、技术团队在哪里?给大家10秒钟时间,放下手机发散思维想一想,为什么?时间到。以我十几年罗粉的经验,不负责任地给大家解读一下。机灵的小朋友都知道,作业不能直接照抄,翻车的概率很大,要边抄边对。同样,搞创业也不能赛道选得太远,即使他是对的。这是优等生们很难理解的事情。讲个故事,15年,我还在读书那会儿,整个充电宝市场还是很杂乱的,既没有什么统一制式,也没有共享充电的模式,淘宝上五花八门的产品数不胜数。因为实习的关系调研了几家在浙江的电池生产厂家,基本都是在走下坡路,产品不停往低端做,打价格战恶性循环。我当时觉得草,按照手机锂电池的发展速度,动不动就是10几个小时续航,这个行业迟早完蛋。本来充电宝也不是什么必需品,买一个用几年,看不到增长点在哪里。后来看到有人搞共享充电的企划,我真的差点笑出声。几年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大街小巷的共享充电宝狠狠得打了我的脸,每借一次我都觉得羞愧难当。而电池研发投入的巨量资源,最后基本都是大厂在买单。之前专攻这一块的中小企业这几年都死绝了,因为根本望不到头,甚至连个产品都做不出来。这个事情给我的教训是,有时候中间的过渡产品反而生命更加长久。对于科技的迭代,尤其是产品和平台层面的东西,永远不要期望太远。因为你可能熬不到那时候。所以,我理解罗哥所说,不量产只做工程机的意思是:“你们优等生先把作业写出来,我等着抄/对答案”。大家别嫌我话糙,现在这个市场环境下,创业公司,尤其是面向3.0一些科技创业公司,你想要控制成本,只有一个字:抄!作为一个项目方,别人入行比你早,想法比你好,技术比你强,那你的优势在哪里呢?你执行力强啊,你接中国的地气啊,Snap这么大的用户量,在中国市场照样被各类同质软件瓜分。你的优势,就是选一个优等生的作业,然后本土化。人家做欧洲市场,你就做中国市场,人家做中国市场,你就去做东南亚市场。过去2.0的经验已经说明了这个道理,曾经的短视频先行者VUE,在上个月已经黯然离场,连被收购的价值都没有。创业公司的资源就那些,拉满搞研发都不是风险大不大了,完全就是赌博。最好的结果是被大厂收编,最坏的结果就是和VUE一样不体面地离开。真正赚钱潇洒的是各种模仿者。大部分风投们最喜欢的,也是抄作业抄的快抄得好的学生,而不是一道题琢磨大半天的优等生。所以我想说的是,在商则言商。光吹捧赛道不谈其他因素,那是泛财经领域的外行会做的事情。更何况看过我文章的帅哥美女,试问在座谁不知道AR领域很有潜力。某些想放商业贷款的银行,会拼命鼓吹大家创业,什么心态懂得都懂。如果今天老罗带着ppt敲响了你办公室的门。跟你说,哥,这个项目未来可期,保证赚。那我建议你不要开门,大概率他两年后要重回直播界还你钱了。边抄边对答案的老罗,才是可能带你赚钱的老罗。-EN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